疫情下的网球电竞大赛 虚拟世界纳达尔能否加冕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7

 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嘉晖

  让纳达尔持游戏手柄操纵“自己”,在网球电竞大赛过关斩将冲击马德里公开赛冠军,这是真的吗?北京时间昨日,马德里公开赛电竞赛火热开打。在参赛名单中,来自ATP和WTA的各16名顶尖高手联袂出战。首日比赛,纳达尔首秀以4比3击败沙波瓦洛夫;本西奇3比1击败纳瓦罗;施瓦茨曼抢七险胜费雷尔。

  网球电竞赛

  受球星热捧

  毫无疑问,马德里网球公开赛电竞比赛是当今世界网坛最火的比赛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,职业网球巡回赛在7月13日之前暂时停摆。一向以“求新突破”闻名的马德里公开赛率先挑头组织电竞大赛,将虚拟现实技术运用到“实战”当中,受到明星球员的热捧。

  为了增加首届电竞赛的人气,马德里大师赛赛事总监、西班牙名将菲·洛佩兹特意录制视频,向广大球迷发出邀请,希望大家到社交媒体上观看抽签仪式直播并密切关注这项比赛。

  实际上,既有纳达尔、穆雷、科贝尔这样的大满贯冠军,也有像西西帕斯、蒂姆这样的新生代流量明星,马德里公开赛电竞赛一经推出,就爆红网络。“这是第一次虚拟比赛,门槛很高,球员们都准备好了,肯定会非常精彩。”洛佩兹说。

  共有男女各16名球员报名参赛,进行分组抽签,纳达尔和孟菲尔斯、沙波瓦洛夫、穆雷同处第一组,按现实世界的战力和排名,这差不多也是马德里大师赛的8强阵容了。另外,蒂姆、伊斯内尔、费雷尔和施瓦尔茨曼处于第二组;西西帕斯、福格尼尼、锦织圭和蒂亚福进入第三组;而小兹维列夫、戈芬、卡恰诺夫、普伊位于第四组。

  女子组方面,第一小组的四名球员是捷克名将卡·普利斯科娃、瑞士姑娘本西奇、法国小将费罗和西班牙老将纳瓦罗;第二小组球员包括乌克兰名将维托丽娜、英国人孔塔、白俄罗斯名将阿扎伦卡和罗马尼亚人科斯蒂亚;第三小组则有两位大满贯球员坐镇,一位是新科美网冠军安德莱斯库,另一位则是已退役的丹麦甜心沃兹尼亚奇,其余两人是美国姑娘凯斯和法国人梅拉德诺维奇;第四小组包括:荷兰名将贝尔滕斯、德国人科贝尔、克罗地亚姑娘维基奇和加拿大美女布沙尔。

  虚拟竞技偶然性更大

  马德里公开赛电竞赛采用一盘定胜负的赛制,当比分战至3比3时,将抢七决定胜负,因此,每场比赛时间不长,不像现实中的比赛那样熬人。据悉,网络直播将类似于现实马德里公开赛的电视节目,每场比赛都有解说,每场比赛后有对球员的采访以及嘉宾点评。

  根据比赛规则,4个小组将分别进行小组循环赛,小组前2名晋级8强,然后进行淘汰赛,决出最终的冠军。也就是说,纳达尔将在小组赛中分别对阵沙波瓦洛夫、穆雷和孟菲尔斯,后两者是电竞高手,要想赢下2场从小组赛突围并不容易。毕竟虚拟竞技偶然性大增,纳达尔无法像在现实赛场上那般随心所欲,还要看对手的表现。

  在网球界,纳达尔是出名的电竞高手,他在青少年时期就很痴迷,不过,这是他首次参加高规格的电竞大赛。“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,但我希望一如既往地得到球迷的支持,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球场上。”纳达尔说,早在半个月前,他就确认出战马德里电竞公开赛,之后多位网球名将确认出战。“我在法网的胜算会比打这个游戏的胜算更高,但我会努力的。感谢马德里公开赛此次的创新和提供的平台。”美国选手伊斯内尔说。

  未来虚拟竞技有潜力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球体育赛事停摆,如何推动竞技体育在困境中崛起,成了体育界亟待公关的难题。

  电子竞技的前身是电子游戏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电视游戏和街机模拟器大行其道,成为青少年休闲体育的最爱。像赛车、搏击、滑雪、高尔夫、斯诺克等体育类电子竞技流行一时,甚至被广泛应用于运动员模拟训练,渐渐成为一种新型的运动项目。

  电竞版的马德里公开赛将通过一款名为《TennisWorldTour》的游戏展开角逐,男女各16名选手分组捉对厮杀,最后决出冠军。“自从马德里公开赛取消以来,我们就一直在想如何能满足球迷的需求。”洛佩兹表示,“电竞赛具有年轻化和创新性,符合当下的趋势。”

  当然,举办这项比赛的一个初衷是通过电子竞技唤醒人们的运动激情,突破疫情带来的压抑气氛,还能为受疫情影响的低排位球员筹集资金。“这对赛事、球员和球迷来说是多赢的,通过比赛所筹集的资金也有助于网球事业的长期发展。”ATP主席安德烈·高登兹说。

  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西蒙则认为,这场电竞比赛不仅具有娱乐作用,而且可以起到填补网球赛事真空期的作用,“马德里网球赛电竞赛是独特且富有创造性的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一向做事认真谨慎的纳达尔专门为此次电竞赛备战,还和穆雷探讨比赛的技术细节。穆雷爆料说,纳达尔每天都会进行3-4个小时的游戏训练。让我们期待这两位大满贯冠军在虚拟竞技中的精彩表现吧。